扎根山区26年教孩子们知识改变命运

扎根山区26年教孩子们知识改变命运

2017-10-12 12:39

  “遇到这样的题先不要着急做,要仔细看清它的考点。”“谁能告诉我,解这个题的关键点在哪里?”

  这是9月4日上午迎泽区孟家井寄宿制学校初二年级数学课堂上的情景,讲课的教师是46岁的要树根。这天是学生们开学的第一天,这天也是要树根在这里教学第26个年头的开始。

  26年的时间,他了这个山村学校的变迁,送走了一批批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的孩子。如今,他的3名学生成了他的同事,还有学生常常会到学校里看他,跟他聊一聊近况。

  记者走的这段长达10公里的山,是要树根每个工作日都要走的。20多年来,他了这条从最初的坑洼难行,到能两辆车错开通行,再到现在能容3辆车同时通行。“比以前好走多了,但考虑到安全,冬天下大雪的时候还是会封,每到那时,我们就在离学校8公里远的东山煤矿门口等着学生,和学生们一起步行去学校。”要树根说,这个时间段就是他和学生们交流的最佳时机,告诉学生要照顾小学部的弟弟妹妹,他和同事们常常是一个人背着好几个书包。要树根觉得,一生之间、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团结互助,会成为孩子们一生中的美好回忆。

  要树根就是孟家井村人,不过很小的时候,他就跟着父母去了榆次居住。1991年,20岁的他从太原师范学校毕业后,来到孟家井中学。那时,孟家井中学还是一所乡中学,学校初中3个年级3个班的学生,是来自乡里7个村庄的学生,学生们在学校的两排平房里一起学习、一起吃住。

  “那时候条件苦,冬天和学生们一起烧煤块取暖,一年四季和学生们去附近的井里挑水。”要树根说,当时,一个班里只有十几名学生,但他能从孩子们的眼中看到对知识的渴望,那种渴望让他有了扎根下来教书的念头。扎根两个字,说起来容易,但那会儿正是经济在煤炭推动下增长迅猛的时期,他的很多发小都有了不错的发展,看他在山区学校挣不了多少钱,发小们纷纷劝他下海经商。让要树根抵制住劝说和的,就是孩子们的那种渴望,“我决定用自己所学,带着孩子们一起成长。”

  一晃20多年过去了,学校的平房变成了楼房,只有初中的学校现在有了小学和初中,学校也成了孟家井寄宿制学校,教学楼、宿舍楼、食堂以及教学设施都比较齐全,孩子们学习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自学能力也都有了明显的提高。

  回想过去,要树根说,别看现在每个班里的学生都是满员,在此之前,随着撤乡并镇,孟家井乡成了孟家井村,周边的煤矿石膏厂关停后,乡村也在一天天地凋敝,随着外来务工人员离开,学校里的学生也少了。“那个时候,我感觉知识改变命运成了一句空线年,学校决定进行自主学堂课改实验,我主动找校长报名,申请加入课改第一梯队。已经40多岁的我,要改变这么多年的教学风格真的不容易,可我下来了,我告诉自己选择了当老师,就是选择了。”要树根说,随着观念及教学方法的改变,学生多了,他又从学生们的眼中看到了对知识的渴望。

  教学过程中,要树根发现很多孩子的知识太薄弱,一些原本小学期间就应掌握的知识点,到了初中还是不知道。“怎么办?只能是利用休息时间补课,还好,效果特别明显。”说着,要树根笑了,付出总是有所收获。

  采访中,他的学生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。拿着65分的考试卷,苗苗的嘴角有了笑容,她说从来不及格的数学成绩终于及格了。“我是初中才转过来的,从小对数学就不感兴趣,一上课就想睡觉。可要老师上课特别幽默,经常把我们逗得哈哈笑。”苗苗说,要老师还经常给他们几个成绩比较差的学生义务补课,这样的小课讲下来比在课堂上容易接受得多。

  这样的小课,都是要树根利用午休和下了晚自习睡觉前的休息时间补的课。“很多孩子都是跟着父母到处跑,转了好几所学校,基础知识比较差,为了让孩子们学的知识有所衔接,除了备课,我会特意针对一些前位知识的空缺成微课,供学生补差。”要树根说,对电子产品极不熟悉的他,录一节10分钟的微课要用好几个小时,为了孩子们,他了下来。

  去年,要树根开始带新一届的初一学生,班级有了自己的微信群,群里有家长、学生还有其他科目的老师。“同学们有不会做的数学题发到群里,我就及时帮孩子们解答了。”要树根说。

  在孟家井寄宿制学校的教师队伍中,有3个人曾是要树根的学生,他们现在有两人是数学老师,一人是语文教师。“我特别喜欢上要老师的课,要老师幽默、讲课有条理,上要老师的课不瞌睡。”现在是小学数学老师的张芳说,她上学的时候,有不懂的就去问要老师,现在自己当了老师,还会经常向要老师请教,怎样活跃课堂气氛,怎样把枯燥的数学课变得有趣,怎样能调动学生们的积极性。要老师也给她讲了很多具体的方法,比方说要变换形式,换成小动物回家,先走多远再走多远等;简单的问题不要反复讲,而是让学生自学加讨论,把不会的反馈上来后,重点孩子们不清楚的问题,这样效率会高很多。

  采访中,要树根接了一个电话,是毕了业的学生打过来的,想和他聊一会儿。“这个学生以前在班里属于调皮的,在深入家访了解后,我才知道他的父母离异,从小跟着奶奶长大。我就有意去他,把利害关系给他楚,当然这样的谈话多是以朋友的身份去谈的。”要树根说,这个学生如今在清徐工作,经常会给他打个电话,聊聊天问候一声。

  随后,记者联系要树根的这位学生小吕,他说要老师给他的影响很大,如果不是要老师的点拨,他无法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。

  要树根说,他会尽自己所能为山区教育奉献热量,让更多孩子通过知识去改变命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