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TA的信 我依然相信“知识改变命运

给TA的信 我依然相信“知识改变命运

2017-10-03 05:39

  我那句老话:“知识改变命运。”这不是老套的,也不是性口号,它是实实在在发生着的。我的爸爸妈妈都是无产者出身,若无他们的苦读,便没有我今天的顺风顺水

  从东方的黄海之滨到西南的金沙江畔,穿越三千多公里,姐姐的这封信应该会在你们开学之际抵达,随之一同过去的,还有一点文具和88册儿童课外书。

  这些课外书足有六十多斤呢,沉甸甸的是我的整个童年。、动物、海洋、圣贤、星空……如今姐姐长大了就把它给你们,这个无忧而饱满的世界,唯愿这一切化作童年的绚烂背景,让你们好梦联翩。

  两年前,15岁的我登上高原,脚踏中甸土地,她的另一个名字更美:日月升起的地方——香格里拉。蓝天,骄阳,风马旗,入诗入画的普达措,笃笃笃是牦牛的踏地声,白白软软的云又高又远。土司庄园里,青稞酒很辣,糌粑很甜,篝火旁歌舞不息,香格里拉给我的印象就像那句歌唱的:“什么都生动又强烈,有真正在活着的感觉。”我愿意相信咱们并不算是素昧平生,或许你我的足迹曾经重合,或许我见过你们中的某人,黑红的小脸上目光澄澈,眼睛里汪着一片湖。

  高晓松曾对学子说:“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无数人憧憬的诗和远方正是你们的所在。那么你们心中的诗和远方又在哪儿呢?想象过更别样的天地吗?姐姐自然知道,圣洁的高原上,有时需要踉跄前行,你们也许背负着不符于年龄的重担,在现实与幻想的天平上,现实显然在高高翘起的那一端,但是一本好书能一个陷于困顿的人。书是密布时透出来的一线天光,是穷途末时的一丝盼望,宝贝们一定要记得,书中还有个备份的世界,那里有备份的梦想、备份的、备份的诗句,以及备份的爱情。诗和远方是美好的,可谁说眼前就只有苟且?极有可能,那只是诗和远方的起点,是它们的另一种模样。

  我那句老话:“知识改变命运。”这不是老套的,也不是性口号,它是实实在在发生着的。我的爸爸妈妈都是无产者出身,若无他们的苦读,便没有我今天的顺风顺水,遗憾之处在于,他们没能为生养他们的农村做很多事,而我在城市长大,从小浸染于各种城市病中——远离土地就是其中之一。孩子们,姐姐真切地希望,你们努力读书,不是为了跳脱贫困,而是为了回馈贫困。这样,知识的能量才不囿于对个体命运的改变。

  我很不喜欢“捐书”这个词,因为它更像一种施予的姿态。这样好不好,88本书是借给你们的,怎么还呢,愿你们涓滴努力、塑造价值,通过把这世界变得更好来“还”。我想不只是我,每一位送来关心的人都能在你们身上看到闪着光的希望:有风起于青萍之末,其声猎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