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观见】救人却遭:现实版“农夫与蛇”面前法律会冷漠吗?

【观见】救人却遭:现实版“农夫与蛇”面前法律会冷漠吗?

2017-09-18 13:57

  广西某地一男子骑电动车不慎摔倒,腿上鲜血直流。随后赶到的一女子将其扶起并送到医院。男子声称没带钱,女子垫付了医药费,并跑前跑后帮忙取药。然而,医治完毕后,男子非但不称谢,反而女子是肇事者……

  这是最近刷屏网络的一段视频,似乎是很熟悉的桥段,对吧?幸好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没有上演——无奈之下,女子报警,调取了事发口当时的。面对视频,该男子最终承认是自己不慎摔倒,好心女子得以保住清白。

  但沸腾的平息起来却不容易。过万的评论、跟帖中,很多人追问:如果现场没有,好心人如何说得清楚?很多人感慨:做好事既费钱费力,还要面临心理创伤,风险太大,我们还是不要去做了!

  这种反应相当自然。但正因其自然,更令人担忧。笔者思忖,为什么一个对于法律的错误理解,居然如此深入?

  《伊索寓言》里的“农夫与蛇”,寓义是要分清,对于不义之人,不必施以之举。孔子云,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;天下有道则入,无道则隐……孟子言,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。知而慎行,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……这种“预判风险、远离”的思想,与《伊索寓言》的教益可谓异曲同工。

  然而,救助他人反遭与“农夫和蛇”的根本区别在于,在事发突然、情势紧急的情况下,救助者根本无从预判,躺在地上的是知恩图报的,还是怀有蛇蝎的。这是否意味着,在公德心的下你上前施救,如果没法自证清白,将面临着巨大的责任风险?

  从2011年的“小悦悦”案,到今年的“女子斑马线遭二次碾压”,因为“恐惧担责”而见死不救,成了一种现象。见死不救的人需要从灵魂深处自己,但更需反思的是,为什么如此多人会做出这样冷漠的选择?是他们生就冷血,还是他们对社会的认知击穿了自己的底线?

  有人法律不够。很多人并不知道,法律其实没有问题,她会护佑我们多行。

  我国《民事诉讼法》第64条:“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,有责任提供。”根据此条的,当事人在民事官司中对自己所主张的事实,有举证责任。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是我国《民事诉讼法》的一般举证规则。

  在一般情况下,自然人之间的侵权行为,适用的是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原则。在前述事件中,如果男子认为女子撞了他,必须承担举证责任,如果举证不利,则要承担败诉的后果。换句话说,即便没有视频,那位好心的女子最终也不可能被成功,因为男子的片面之词,显然无法成为具有确定性的。

  因而,人倒地,大家都放心大胆地上前施救吧!莫让心头的雾霾,遮敝你的温暖与阳光。我们要相信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到头终有报”。

  非但如此,法律还豁免了救助人因经验不足而带来的损害赔偿责任。2017年颁布的《民法总则》第184条,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在上海,素有“条款”之称的《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》第42条,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市民,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。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,对患者造成损害的,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。此条,就是为了在救护车到来之前,打开生命通道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这些富于人文主义气息的,着法律的善意。

  所谓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。其实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,对于那位恶意的男子,难道不应课以法律责任以儆效尤吗?

  者是否构成违法,如果构成,违反的是什么法,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?凡此种种,均须在法律框架内细为分析。

  是不是名誉侵权?名誉侵权的一个构成要件是,存在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,并为第三人所知悉。该男子虽然诬称女子是肇事者,但并没有公开,故尚不构成名誉侵权。那么,算不算?指向的是财物,可以在民事与刑事两个层面展开。在民事上,民事法律向来不追究未遂的情形,在本事件中,因为没有成功,因而该男子并不构成财产侵权。在刑事上,虽然也追究未遂的情形,但构成犯罪,往往还要满足数额等客观要求。这次事件,不存在较大数额,也没有发生多次的情形,故不构成罪。

  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第八条,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,不得违反法律,不得公序良俗。这里所谓公序良俗,即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。“公序”指的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所依附的一般秩序,它反映着社会基本价值取向,而“良俗”也被称作是善良风俗,即一般观念或良好风尚,包括社会公德、商业和社会良好风尚。

  公序良俗承担着矫律或者填补法律不足的功能。比如,有男子将财产遗赠给“二奶”,虽然赠予双方的意思表示均实,但该行为以非法同居为基础,有悖公序良俗,法院会判决该遗赠无效。

  而中华民族大量传统美德,比如天下兴亡、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,舍生取义、精忠报国的爱国情怀,崇德向善、见贤思齐的优良品格,孝悌忠信、礼义的观念……凡此种种,只要遵循一定的技术规范线,都可能成为公序良俗所涵摄的内容。

  回到本案,男子未遂,虽未直接引发具体的法律后果,但此种恩将仇报、寡廉鲜耻的恶劣显然公序良俗,从而了《民法总则》的,那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。即便还不至于触发具体的法律后果,但有一个很好的惩罚办法:记入信用不良名单。

  2017年10月1日即将实施的《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》明确,反映信息主体履行或约定义务的信息,在一定条件下可被记为信用信息。而根据国家多个部委、最高等签署的联合惩忘录,欠债不还、乘车逃票、医闹船霸等行为,都可被记为信用不良。举轻明重,此等救命、公序良俗的,被记入平台,当无疑义,甚至可以记为严重失信行为,在相关领域对其联动,例如乘飞机、高铁、住星级宾馆……即便他是农民,也可以享受针对农村的精准扶贫待遇。

  社会信用体系是国家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让守信者处处受益,失信者寸步难行”,是一个成熟社会的标志。而当拥有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,并用好这个体系,对于“抑恶”将是一道重要的屏障。

  说这么多的意思是,引导人性回归温暖与善良,是为法律的正道。即便有人帮扶他人反遭,也别因此驻停你那颗善良的心,要相信生活可能会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,但绝对不会缺席——在法律的护佑下,乐施好善者收获的,终将是内心的平静与的丰盈。

  (作者为上海市法制办副主任、教授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朱珉迕 编辑邮箱:)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